主页 > 产品与服务 >

我市养老服务中心的油画大师

时间:2017-10-11 08:42
 
  说实话,我这大半辈子之所以没什么出息,都是让狗屁给毁了。
  
  年轻的时候,遇人不淑,吃了个大亏,现在想起来真是百感交集,遗恨无穷。狗屁害了我一辈子。
  
  那么我就给你讲讲这个狗屁的故事吧——
  
  年轻的时候在长治市一个大兵工厂工作,身边聚了一大堆文学青年,其中不乏鲁迅、巴金一类的好苗子。个个都发愤图强,悬梁刺股,唯恐别人先当了鲁迅。这中间有个比我大几岁的后生,野心更大,他不仅想当鲁迅,还想当齐白石,想当王羲之。写作、绘画、书法整体推进,并驾齐驱,一时在厂里成为佳话。不少人对他刮目相看,暗暗称叹:真神人也!
  
  这个后生叫什么名子呢,这个我不能告诉你,因为他现在已成了书法兼绘画大师。如果直呼其名,不仅是对大师的不恭,还可能触犯法律,大师的名誉权是一把重锤,谁不经他批准,擅自把他的大名写进文章里,说不定,他能一锤把你砸个稀巴烂。因此,我姑且就把“大师”当做他的名子吧。
 我市养老服务中心的油画大师 
  大师未出名的时候,比现在要谦逊多了,最直接的证明就是,他尚能容忍我成为他的一个朋友。大师当时已经娶妻生子,他爱人是工厂里一名普通的车工,也就是站在车床边干活的人。有次,大师非常苦恼的和我说:他爱人简直是头猪,甚至连猪都不如,整天除了上班就是做饭、洗衣或睡觉,根本不看一页书,纯粹是个物质动物,是个机器人,没有一点精神生活。重要的是她连大师写的诗,画的画儿也一概熟视无睹。最后大师愈加气愤地说:我即便给她写封休书,她也不看,简直没有共同语言,简直……
  
  听大师这样讲,我对他爱人也产生了看法:你一个普通工人,嫁了这么大个文曲星,为什么不知珍惜重视呢?大师写的诗句句动人;大师画的画儿笔笔精彩;大师的书法很得我老祖宗(王羲之)的真传。你怎么身在宝山不识宝呢?万一以后我这位老兄真的成了鲁迅,成了齐白石,成了王羲之,你这么个糟糠之妻不是活败大师的兴吗?
  
  我为大师感到委屈,我给他出了个点子:诗歌是最能打动人心弦的东西,你充满深情地给你爱人写首诗,并声情并茂地给她朗诵,看能不能打动她。
  
  大师说,此计甚妙!
  
  过了几天,我见到大师问他,“怎么个情况?”
  
  大师苦笑地说:没治了,没治了,我是对她彻底失望了!
  
  我问,她有什么反应?
  
  大师摇摇头,吧嗒了两下嘴片说:“我给她朗诵了两遍,我差点被自己感动了,你猜她怎么说?”
  
  “怎么说?”
  
  “她说,你不就想上床干那点破事吗?用得着酸溜溜念什么诗吗!”大师说完这句话,两手一摊,显得很无奈。
  
  我说,是不是你写得诗有点黄,让她误解了?
  
  一提到诗,大师像打了鸡血,兴奋得满脸红涨起来,他说,我给你朗诵一遍,你听听!
  
  大师的嗓门很有磁性,字正腔圆,抑扬顿挫,我至今都能记住他那几句诗:
  
  如果你是青春的常春藤
  
  那我愿意是你身边古老而干枯的枝条
  
  一任你柔软的身驱蜿蜒缠绵
  
  如果你是一路叮咚的高山流水
  
  我愿是你经年不息的河床上
  
  一颗小小的鹅卵石……
  
  说实话,当时我听了他的朗诵,也酸得吱——吱——吸凉气。
  
  大师有些黯然神伤地说:本来可以长成天才的大树,却将要和荒草一起腐烂了。
  
  为了挽救这个天才,我决定给他妻子做做思想工作,大师也有这个意思。我要凭三寸不烂之舌,像个说客那样,对大师的妻子晓之以理,要她对大师有足够的敬仰和理解。
  
  那是一个冬日的傍晚,有零星的雪花飘着。我到了大师家里,大师不在,她老婆正在锅台边烙土豆饼。我问大师去哪了?他老婆说,谁知道他去哪了?一天疯跑不着家。
  
  大师老婆烙的土豆饼很香,我闻到一股童年的味道,小时候,母亲就经常给我烙土豆饼。母亲死后,再没人给我捞这种饼子了。我说,嫂子,你烙的饼真香!她浅浅一笑说,嫂子给你吃个够。说着,她手脚麻利地给我拌好半碗葱花酱,用盘子端过来两张饼。
  
  饼子再好吃,我也不能忘记自己的使命。我边吃边把话茬拉倒大师身上,说大师如何如何有才,如何如何前程无量,如何如何的不简单。总之,我把大师吹成了古今中外罕见的才子。我说的唾沫乱飞,天花乱坠。可大师的老婆并不和我搭话,脸色也慢慢沉下来。我说,嫂子,你有时间好好看看大师写的文章,还有他的画儿和书法,真的是一种享受……
  
上一篇:我不知如何让死气沉沉的家活过来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