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老人故事 >

她用16年的时光奉献给了养老院

时间:2017-10-09 10:31
 2014年的年关之际,我亲爱的三弟又走了。
  
  三弟是驾着三轮摩托车在上坡过程中不慎跌入路边近60米的深坑,造成三弟当场死亡。
  
  三弟的死给我们这个祸不单行的家庭再次带了沉重的打击,父母亲都年过七旬,生活都不能自理,面对又一个儿子的离世,他们该是怎样的悲痛欲绝啊!
  她用16年的时光奉献给了养老院
  对于三弟的离世,我还是打算对母亲隐瞒。
  
  三弟走的那天傍晚,我把三弟的尸体运到殡仪馆,把三弟开翻沟里的三轮车拉回来放在我家的门口,母亲看到家里进进出出的亲戚,又看到那辆摔得烂七八糟的三轮车,就问我:
  
  “出了啥子事情,家里来这么多人?”
  
  “三弟翻车了,不过人没事,在医院住着呢。”我欺骗着母亲说。
  
  听到我说三弟翻车了,母亲呆呆地看着我足足几分钟,没有说话。
  
  “三轮车都成那个样子了,老三他人真的没事吗?”母亲沉默了一会又问。
  
  “真的没事的。”我对母亲说,“不过,需要住院一段时间看病。”
  
  忙完三弟后事的那天下午,母亲突然对我说:
  
  “老三在哪个医院,你带我去看看?”
  
  面对母亲突然的发问,我顿然不知所措,但我又灵机一动,继续欺骗着母亲:
  
  “三弟转到西安大医院去了,等过年后我再带你去看吧。”
  
  “这马上就要过年了,”母亲继续问我,“你回来了,老三一个人在西安大医院能行吗?你不陪着他吗?”
  
  我没有回答母亲的问话,母亲也没有再追问了。但我从母亲浑浊的眼神里读出了母亲焦躁和不安。
  
  然而,在三弟离世的第七天,母亲就知道了,母亲抱怨我说:
  
  “明明人都死了,你为么事不跟我说?为么事要瞒着我?”
  
  “娘啊,这事来得太突然了,我是担心您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啊,我准备等时间长了再慢慢告诉您的。”
  
  “我的儿哦,我可怜的儿哦。你才39岁,你走了让我怎么活啊!”
  
  母亲哭的很悲伤:
  
  “自从他买车回来后,我天天都提心吊胆的,每天早上天不亮他出门我就开始操心他,直到晚上半夜他回到屋里后我才能安心,一个月来,我没有睡踏实过,谁知道他还是把命送在了那个车上。”
  
  “娘啊,这都是他的命,这事对您的打击真的太大了,娘啊,您心里难受就哭出来吧,您可不敢憋在心里啊,您憋坏了身子我可咋办啊?”
  
  母亲哭得悲天怆地,母亲哭得伤心欲绝:
  
  “我的儿哦,你都说好了,你要为我养老送终的,可你为什么撇下我提前走了呢?你走了,我的靠山就倒了,我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?”
  
  听到娘说这样的话,我心里痛的跟针刺一般,我握着母亲的手说:
  
  “娘啊,三弟也想为您养老送终啊,可他就只有这个命,三弟虽然没了,但您还有我呀,我也是您的亲儿子啊,您是我的亲娘啊,我一定会像三弟一样孝顺您,给你养老送终,这也是我的责任啊,所以,娘啊,您千万不要觉得三弟没了,您的家就没了;千万不要觉得三弟没了,您就没地方可去了。我的家就是您的家啊娘,其实,我的家本来就不能缺少您,因为哪里有爹娘,哪里才是我的家。”
  
  娘依旧在伤心、难过,流泪。
  
  我依旧陪在娘的身边,对娘说:
  
  “娘啊,您两个儿子都没了,我知道您心里很难过,但人死不能复生,我们只能顾着活着的人,您还有小平和我两个儿子啊,您多想想小平和我,少想点二弟和三弟吧,这样也许你心里会好受点。”
  
  “我当然想小平啊。”娘说,“小平也是我身上掉下的肉啊,可是舅舅把小平要去做儿子了,又离得那么远,我想他也见不到啊。”
  
  “不远啊娘,才五六个小时的路程,如果您实在是想小平了,我就带你去看他啊,前几天三弟出事了,小平也回来了,也来看您了,走时还给您留了那么多钱,小平是您的亲儿,您是小平的亲娘,小平不论在哪里,这种血缘关系是永远不会断掉的,娘,你说对不?”
  
  看着娘的脸色似乎有了好转,我知道我的劝说有了效果,只可惜我这个没出息的人,自己竟然跑到屋里伏在床上痛哭不止。
  
  三弟走了,母亲是最悲痛的,母亲总是坐在我家门口的三轮车旁边哭的很伤心。大年三十的那天下午,母亲又坐在三轮车旁流泪,我知道,母亲是想儿子了,母亲是在唤儿子回家过年呢,母亲是在用颤抖的身躯,颤抖的心去颤抖地挨过每一个悲痛的分分秒秒,那一刻啊,母亲真的真的好可怜。
  
  三弟走后的几个月里,我看到母亲常常发愣,看到母亲常常泪眼婆娑。我每天晚上出摊的时候,总会带着母亲去广场,让母亲坐在我身边,也许广场熙熙攘攘的人群多少会驱赶母亲心头的悲痛和无奈。我也常常督促时间老人能把时光的指针拨动的快一些,时间久了,三弟离世的悲痛会在母亲心中淡化一些。
  
  三弟离世后,母亲为了分散对儿子的思念,她就开始在我家所在的小区里捡拾废品,只要母亲能开心些,母亲做什么就随她吧,我并不反对。
  
上一篇: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