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媒体焦点 >

康复服务

时间:2017-09-21 15:47
炉火,只要想起来,就觉得温暖和美好。
  
  冬夜读书,室内渐凉,起身去后屋往火炉里添几块煤,用炉钩子来回钩几下,炉底橘黄的火光闪烁,屋外风声呜呜作响,一会功夫,火苗窜上来,炉上的水壶滋滋冒着热气,屋里很快暖和起来。再去看几页书,便觉得字字生暖。
  康复服务
  小时候,家里也有炉子。每年秋后,树叶飘落天气渐冷,用不了多久就会落下冬天的第一场雪。父亲忙着在炕前用红砖开始砌炉子,炉膛内外用黄泥拌麻抹密,抹一遍又一遍,不密实是不成的,烧炉子时会从缝隙往外冒烟,呛得人直淌眼泪。
  
  父亲拿着煤票,拉着爷爷家的小推车,去供销社买几百斤煤面,装在下屋墙角砖砌的煤池子里。趁天还没上冻土层松软,我和妹妹抬着土筐,找暗红色的泥巴挖回家,这样的黄泥粘性好,两锨半的煤面,一铁锨黄泥,加上两瓢水和好,烧炉子时铲进炉膛,火又硬又旺很耐烧。
  
  天气刚冷时,家里舍不得烧炉子。北方人家通常把大锅灶盘在外屋,烟道连着里屋的土炕,在锅底的灶膛里填上玉米秸毛毛草,点上火,锅上做饭,锅下的火通过土炕爬上屋顶,饭熟了,炕热了,炊烟升腾,饭菜飘香,一家人的日子就热乎了。
  
  到了滴水成冰的三九天,母亲把炕前的炉子生好,屋里烧的暖烘烘的,就差父亲去舅舅家把姥爷接来住上些日子,母亲说,舅舅家孩子多,日子过得拮据,冬天只生了大锅底,屋里冷冰冰的,姥爷年纪大了,气管不好,天一冷就犯病,整夜整夜的咳嗽,母亲看了心里难受。
  
  姥爷来了,家里热闹了许多,最热乎炕头是姥爷雷打不动的地盘。母亲也更忙了,经常会在半夜醒来,还看见她坐在灯影里,为姥爷做棉鞋,青色灯芯绒的圆口鞋面,镶着白边鞋帮外罩黑色胶皮底,厚实耐穿,姥爷穿一双,走时包里在放两双,年年如此。
  
  文人都很喜欢用围炉夜话这个词。三五知己在冬日里守着红彤彤的炉火话春秋,吟诗作赋相谈甚欢,不失为风雅。
  
  乡下人不懂何为围炉夜话,却也有邻里吃过晚饭过来小坐,方桌上摆两个茶缸,白色的瓷面印着大红的”为人民服务”,有一两处碰掉了漆,这都不会影响心情。父亲用手摄一小撮花茶末,往茶缸里一扔,从炉子上提起水壶,滚开的水倒进茶缸,茶在缸子里上下沉浮,一点点伸展成春天的颜色,屋子里的空气一下子变得活泛了。
  
  打开话匣子,说说天气,唠几句家长里短,也会说一些小孩子不懂的家国天下事。茶水续了又续,汗出透了,话说明白了,外面的雪落了一层又一层,邻居拍拍衣服道:该回了,你们也歇着吧。起身出门,听见踩雪的脚步声吱嘎吱嘎,由近至远,伴着几声狗吠,一起消失在雪夜里。
  
  极冷的天气,屋里的北墙透着一层白霜,是北方最难熬的一段日子,奶奶从大锅灶下掏出火红的木炭,放进厚实的火盆里,端到炕中间。放学了,我们都喜欢跑到炕上,伸出冻木了的小手烤火,顺便用火棍扒拉下火盆,也许下面就藏着爱吃的烤地瓜和土豆,掰开了,不用吃,一屋子的焦香。
  
  后来有一年,父亲买了一个老式铜火锅。寒冷的日子,外面天寒地冻,北风吹彻,一家人围坐一起,吃酸菜火锅,是极为惬意温暖的事。把五花肉煮熟切成薄片,铺在锅底,自家腌的酸菜切细丝,发泡好的海米,冻豆腐,红薯粉条,紫菜一层层码好,最上面再盖一层五花肉,打开盖子时放点海蛎子,一锅鲜香酸爽的火锅就算成了,来一碗,热心热肺。冬天,吃着火锅,烤着炉火,再冷冽的日子都觉得暖。
  
  现在家里也烧炉子,是铁铸锅炉,能带二十几片暖气,从十月末到来年清明,炉火一直不断。雪夜坐在炉前,读“日暮苍山远,天寒白屋贫”,等一个归人。自斟自饮,闻一缕茶香,听炉火呼呼有声,如老朋友般低吟。也会一个人静静的对着炉火,想起某年旧事,堂前明月盈窗,灯光烁烁,母亲坐在灯影里,一针一线缝补岁月,父亲在火炉旁,为我们烤干潮湿的鞋袜,烤暖日子。那情形,仿若昨日。
  
如:1、按摩;
       2、针灸;    
       3、刮痧;
       4、拔罐;
       5、艾灸;
       6、恢复性训练。
上一篇:家政服务

热门文章